玲玉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小城之春》:李六乙的舞台 费穆的神韵

《小城之春》:李六乙的舞台 费穆的神韵

http://paoling7.cn |2020-06-30 12:19:17

《小城之春》 《小城之春》 《小城之春》剧照《小城之春》剧照《小城之春》剧照《小城之春》剧照《小城之春》《小城之春》

文/梅生

致敬经典的翻拍之作,往往见皮难见骨,观众很少买帐。2002年,田壮壮翻拍世界影史也绕不过的华语电 影明珠,费穆拍于1948年的《小城之春》,隐去贯穿 全片的妻子玉纹的画外音,并将空间延展,小城不再封闭,伸向远方的铁路象征与外界的连接,城内和妹妹戴秀一样充满朝气的年轻人,随时可以说走就走。原片拥 趸频频白眼,翻给小城的新气象,愈发怀念费穆镜头下的旧春天。

《小城之春》拍摄前,费穆花费时间简化李天济剧本中的人物设置和故事情节,借玉纹的内心独白展开叙事, 情感纠葛三分明说七分留白,小城的过往更被一笔带过,五 个人物被封闭在由断壁残垣构建的沉寂天地,一切都是费穆的有意而为。围城困住的,不止伤春少妇的脚步,更有费穆代表的其时中国知识分子无所适从的心境。这 份精神困惑,李六乙显然比田壮壮更懂,他严格遵循费穆长女费明仪提供的父亲电影剧本原稿,将电影改成同名话剧,创作受限于文本,原片神韵却氤氲升腾在舞 台。

“阅读者”的引领与指向

费穆《小城之春》玉纹的画外音,混合过去、现在、未来三种时态,视角更是全知,时而旁观时而主观,兼有 第三和第一人称。如果注意到影片伊始旁白响起前的几个 画面,此种处理并不费解。镜头旋转扫描小城景色,城头出现人影,拉近正是玉纹,随后跳转到三个人的背影,玉纹原是目送戴秀和老黄送志忱离开。她的叙述,正 是以过来人的角度,讲述不久前发生在小城里的故事。李六乙的话剧舞台,并没直接借鉴电影设置的大闪回结构,他让一个装扮现代的阅读者(也可以理解为观众的 缩影)先于玉纹出场,“引领”玉纹也“带领”观众,游历于玉纹独白里三种杂糅倒错的时空,效果却是与电影中的闪回结构异曲同工。

阅读者的另一功用,则是联合舞台上无处不在的书,指向电影里知识分子的踟蹰。李六乙亲自担当舞美设计, 用几万本线装或精装书,砌就的长短不一高低不等的残 墙,指向的正是知识分子的断梦。电影中的“围城”,由舞台右后方高高堆起的书本替代,而玉纹踱步的城头、礼言发呆的花园、志忱择决的书房,以及志忱到戴家 首晚众人叙聊、戴秀生日宴上众人的饮酒,几处各怀心事的场景,则由散落在台上各个区域的小书堆,随演员推拉挪移构成——时空自如转换,不过是封闭空间的一 次次变形,每个人都很难走出自己的方寸之地。而当阅读者在这些时空穿梭,与玉纹、礼言、志忱等眼神或肢体互动,低吟或高诵《诗经》《史记》《红楼梦》《金 瓶梅》等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篇章,说的是玉纹代表的剧中人的礼,也是费穆代表的知识分子的欲。礼欲混杂,何去何从?
西瓜影视 https://www.9xigua.com/

图片
  • 吴同宾:挥洒自如 浑身是戏——谈评剧演员小鲜灵霞的表演
  • 尹桂芳的六次落泪
  • 华人舞蹈举办汇报演出别有一番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