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玉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曙色紫禁城》现代京剧现“曙色”

《曙色紫禁城》现代京剧现“曙色”

http://paoling7.cn |2020-08-10 05:56:45

一部在京港两地都颇具口碑的话剧《德龄与慈禧》,2010年被国家京剧院改编为历史京剧《曙色紫禁城》搬上舞台。至今,该剧遵循边演边改的创作规律一路走来,并即将于12月17日、18日再登梅兰芳大剧院的舞台。而这一次,“多栖”公主和专横老佛爷的故事又会有新意呈现。

最中国的形式演绎老佛爷的清宫日常

《曙色紫禁城》脱胎于香港著名编剧何冀平继北京人艺经典话剧《天下第一楼》后的又一部话剧力作《德龄与慈禧》。19世纪末,当中国还不了解西洋为何物的时候,一个生长在西方,受西方教育的清朝宗室格格德龄,来到重门深锁的紫禁城。她青春逼人,充满活力,面对专横的慈禧,绝望的光绪,争风斗气的后宫女眷,迂腐不堪的八旗官宦,与陈规腐律发生了激烈冲撞。

德龄与慈禧,两个思想性格截然不同的女人,一老一少,一尊一卑,一中一西,相遇在这历史的一刻,引发可笑又可悲的故事。紫禁城传来了武昌城的炮声,击碎了中华古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迎来无可抗拒的曙色。且不论这位“公主”是否真的公主,单凭其两年和慈禧朝夕相伴的宫廷生活,就足已成就德龄公主传奇的开篇。有关她的宫廷日常,如陪慈禧化妆、游玩、读报、学车、看戏……当然也少不了和宫眷、宦官们来点“步步惊心”的斗智斗勇,和年轻新潮的小皇帝来点“吓坏皇后”的平辈论交——《曙色紫禁城》中,都将以“最中国”的形式进行演绎。剧中,一种没落对峙一种新生,戏外,一种传统艺术形式碰撞一种全新的舞台呈现,《曙色紫禁城》于戏曲舞台亦如德龄传奇般的经历,有种咂之不尽之感。

面对新生活,慈禧变身“好奇少女”

如果说这是古灵精怪的公主与专横老佛爷“不得不说的故事”,那么剧中最难以把控的角色则莫过于慈禧了。饰演这一角色的是老旦名家袁慧琴。表演中,她将慈禧作为君主的威严专制,以及作为女人的柔情任性拿捏得极其到位,颇有嚼头。除编剧何冀平外,该剧由香港导演毛俊辉执导。此外,叶派小生宋小川和杜近芳高徒付佳则在剧中分别出演光绪皇帝和隆裕皇后,两人一改往日风格,突破书生才子与贤良淑女的套路,不拘一格地塑造了奋发无望、沉郁无奈的帝王与深宫幽怨、嫉妒弄权的皇后形象,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裘派花脸魏积军扮演的荣禄则以其独具韵味的裘派唱腔取胜,吕昆山则充分发挥多年舞台经验,由他饰演的大太监李莲英戏份不多却讨巧非常。值得一提的是,优秀青年演员郭霄将在该剧中担纲德龄一角,青春朝气与德龄似有“穿越”之感。

因为父亲裕庚常年担任驻外全权大臣,德龄6年的海外生活不仅视野开阔、学识渊博,精通八国语言、知晓各国国情,还是现代舞创始人伊莎多拉·邓肯的弟子——那是世界上第一位在舞台上薄纱轻衫、赤脚起舞的艺术家,一位比现代还现代的美国先锋舞者。于是,跟着任满归国后养病的父亲留京,17岁的她对外文和西方礼仪的通晓名声渐渐传进了紫禁城,甚至老佛爷的耳中。于是一次入宫觐见之后,裕家女儿的命运转了个弯,驶入了“御前女官”的伴主生活。剧中,郭霄饰演的德龄成了紫禁城的“洋气担当”:没事儿教教光绪皇帝英文;为太后译读外文报纸;还要用许许多多从国外带回的洋玩意儿,来把紫禁城妆点出国外“新生活”的样子。至高无上的老佛爷在她面前,成了好奇的少女、真诚的求知者、宽容的长辈……而这些情节用京剧的形式呈现于舞台时,无疑令人期待。

后来,德龄以首位用英文写作的华人女作家身份,写就了《清宫二年记》、《御苑兰馨记》、《瀛台泣血记》等一系列清廷题材英文作品,一时间,西方各阶层人士瞩目。顾秋心、秦瘦鸥等现代文学名人也都对她推崇备至。其中她以详细而真实的描述为中外读者记下了当时中国最高女统治者的饮食起居、服饰装扮、言行举止、习性品格,更记下了当年的紫禁城里,似乎已隐隐打动老佛爷的现代曙光,而剧目之所以没有沿用《德龄与慈禧》的剧名,而是更名为《曙色紫禁城》,恐怕也与此有关。 看起来“不旧”的历史剧 恰是现代京剧应有的样貌

作为全剧的灵魂人物,几乎是在看话剧时便认定要改编,袁慧琴对何冀平剧本的评价是“站在中西文化的制高点的一次创作”,“观众看完后称这个戏‘不旧’,这个时代的京剧恰恰应该是这样的。中国戏曲在当下还想有呼吸,就必须想清楚如何在保留传统的同时唱好当下这出戏这一命题。”因为坚信好的作品一定源于细节的精致,6年来,每一次演出,袁慧琴都有或多或少的修改,因为总觉得这出戏还有修改的空间,她也没有急于新戏的创作。同时,这些年她也一直在为慈禧寻找青年演员,“培养新一代演员也是我们这辈人的责任。当年,谭元寿、李世济、刘长瑜、李维康、杨春霞、冯志孝等等老师带着我们唱戏,为我们的成长助力提速。而我自己也是几乎学遍了中国的老旦老师,他们每一个人对我都是毫无保留,因此我没有理由不继续传承。”

因为平日里接触了大量的话剧、歌剧甚至音乐剧,袁慧琴对当下戏曲呈现出的气质并不满足,“如今的戏曲创作,受周遭影响很大,总让人有种近亲繁殖之感,未来我们必须要有国际眼光和思维方式才能创出新意,但这个新并非形式上的,更需要不着痕迹。就如同《曙色紫禁城》的导演毛俊辉,他真的做到了用自己高超的智慧把程式揉碎后重新整合。而且他对艺术的那份严谨和执着也是我们所欠缺的,有时他甚至会说‘你们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不去排戏。’”去年4月,这出戏在朝阳实验小学的演出让袁慧琴很受触动,“演出中出奇的安静,孩子们不仅看懂了剧情,更通过这出戏走进了京剧,传统艺术和传统价值观都需要传承,京剧无疑是最好的载体。”

图片
  • 《月亮光光》观后感
  • 小品演员金珠自组健身舞蹈团 79岁大妈爱上跳舞
  • 呼吁买票看戏也应直面演出顽疾乱象